平安浙江十五年,百姓的安全感从何而来?
发布日期:2019-11-29 17:29:15    阅读:4666

20世纪60年代,诸暨乔峰镇的干部群众创造了乔峰的经验。作为基层社会治理的典范,乔峰在新时期创新了服务实践,推出了试点信访机构,聘请常驻干部或热心服务的老党员担任信访机构工作人员,为村民信访跑腿,更重要的是为村民调解矛盾。阮宏辉,黄渡新村的代理人,以前是村干部。阮宏辉凭借以往的工作经验,解决了许多矛盾,村民们很满意。村支书王海军说,一旦矛盾得到解决,村庄将会稳定,其发展自然会得到改善。

一大早,阮宏辉准时出现在村委会一楼服务大厅的信访机构区,等待需要应对问题的村民。他说:

“如果群众反映了,我能处理,我们今天就尽快来处理。如果我们处理不了,我们会被上级反映。”

阮宏辉已经将群众反映的问题、处理结果和反馈意见的一半以上记录在信访机构的登记簿上。村民阮建军说:

“原来我们不得不去镇上跑多次。现在我们只需要去村子里和信访代理人写一封授权书。信访代理人将与相关部门联系,尽快解决问题。”

诸暨市乔峰镇党委副书记董光泽表示,从目前试点情况来看,成效明显,信访机构制度将在全镇推广。

“也就是说,用我们基层干部的努力指数来换取群众的幸福指数。上来的人少,下来的干部多,上去的问题少,地方解决的问题多。”

作为“乔峰经验”的诞生地,乔峰新时期的创新治理进一步稳定了其作为社会治理“模范学生”的地位。同时,浙江各地借鉴“乔峰经验”,结合自身的社会治理特点,走上了自己独特的道路。

安吉县去年率先颁布了国家第一个《农村治理标准》。安吉县以“乔峰经验”和“余村经验”为基础,创造了自己的治理方法。安吉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赵德清说道:

“在基层治理模式中,所有的决策都由村民决定,所有的讨论都可以举行,所有的决定都可以签署,所有的干部都不碰钱,所有的财务都是公开的,这种模式已经把传统的‘强人治’带来的短期利益转变为‘民主村治’和‘法治’带来的持久活力。”

(安吉峪村)

平湖市新代镇村设立“非诉讼”工作站,不断完善基层矛盾纠纷排查化解体系。城市规划委员会被司法部评为“在坚持发展“乔峰经验”以认识矛盾并不将其移交试点工作方面表现突出的集体”。新代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潘二明说:

“我们成立了一个‘非诉讼’调解小组,并为一个村庄和一种产品建设了一个非诉讼工作站。冲突和争端在基层得到解决。”

(平湖市“非诉讼”实践研讨会)

从2007年舟山普陀区探索“网格管理与群组服务”到2014年全省建立“一网”网格系统;从台州2016年创建“全科电网”到2018年全省标准升级,浙江建立了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大网络”,30多万名电网成员活跃在6.9万个电网中,检查安全隐患,调解冲突和纠纷,提供便捷服务。

杭州市余杭区基层治理综合信息平台滚动各网格的动态和网格成员上报的信息。根据事件的轻重缓急和不同类型,分为综合管理、市场监管、综合执法和便捷服务四个平台。临平街道社会保障综合管理部副科长盛敏建说:

“通过这样一个事件循环的过程,我们基本上可以实现小事情不出社区,大事情不出街道。我们可以在基层找到这个问题,并在基层解决。”

(综合信息指挥室的街道工作人员)

纵观全省,平安浙江建设已经走过了15年。到2018年,全省刑事案件总数从42万下降到现在的33万。人们安全感的满意度从2004年的92.33%上升到2018年的96.84%。在一组美丽的数据背后,是人们参与社会治理的渠道的多样性和多样性,把“政府独唱”变成了“社会合唱”。浙江大学行政学院院长陈立军说:

浙江和平中的“和平”不仅是安全好、犯罪少的“小和平”,也是经济发展多、政治稳定多、文化繁荣多、社会和谐多、人民幸福多的“大和平”。浙江和平建设取得的丰硕成果,已经为建设“安全中国”提供了良好的浙江素材、浙江实践和浙江经验

敏泰银行祝愿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

来源:浙江之声

记者:袁启祥、张泽峰、叶舒刚、诸暨、余杭、平湖、安吉、德清

图片来源:平湖市人民法院余杭区临平街道办事处,部分来源于互联网

编辑:任帅

审稿人:史陈豪和夏兰

快三彩票 北京快乐8 江西11选5 福建11选5 湖北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