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闻成都 | 后子门这家连环画书店 坚守22年成三代人“童趣
发布日期:2019-11-24 09:19:04    阅读:2394

四川全兴足球队的“黄风暴”吹过,位于庆阳区人民中路的侯子门成都体育中心终于结束了喧嚣。在一排略显冷清的街头商店中,有一家名为“行知书店”的商店,似乎并不太受欢迎。然而,它带有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三代漫画迷的“他人难以理解”情结:事实上,太多的人在童年就深深地把阅读漫画的乐趣存了起来!

老板柳高现在是47岁的“中年叔叔”。他经营书店26年了,专门研究“漫画书”22年了。

在过去的22年里,柳高对漫画书的垄断基本上维持了生计,支持他在经营漫画书时坚持“不换职业,不换方向”的原则。结果是“不亚于放弃那些喜欢漫画书的朋友……”

书店的一角

淘气的男孩

金庸武侠爱上“图画书”

9月11日上午10点,刘高准时开门。住在附近的江叔叔如期到达。他在店里看了这本新漫画书,并和刘高拉进行了一次家庭谈话。

江叔叔是漫画迷。对于这样一个群体,在刘高圈子里有一个特殊的术语——“联友”。刘高的“行知书店”自然成了“朋友之家”。

在20或30平方米的书店里,有各种精美的“漫画书”。从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有原创和重印的漫画书,以及关于现代战争主题的漫画书。例如,当时风靡一时的漫画书,如《杨家将》、《鸡毛信》、《闪亮红星》以及与这四部名著相关的各种漫画书,基本上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门在10点钟准时打开,漫画书爱好者会随时来书店买书、看书和聊天。这一幕几乎每天都在重复。刘高已经习惯并喜欢它。

刘高的家乡是德阳市泾阳区。当他十多岁的时候,他的兄弟姐妹和父母搬到了成都,定居在成华区。我母亲没有工作,我父亲是东郊一家企业的会计,我的家庭依靠父亲微薄的收入维持日常生活。

很快,我的哥哥和姐姐回家了,刘高还年轻,继续他的初中学业。

年轻的刘高是一个真正的“淘气的男孩”——他学习成绩不好,喜欢玩耍。然而,他也有一个最大的爱好,那就是看漫画书。

刘高说,他第一次接触漫画书是在他大约3岁的时候,不记得是把地面翻到了“雷霆之战”还是“地球大战”。放学后,因为买不起书,刘高经常去街上的书店看大部分时间。

“那时,有许多书店,都是由木板支撑的。这些书的封面被撕掉并编号,挂起来供每个人选择。起初,我每分钱读一本书,没有任何时间限制。你不应该认为儿童、士兵、工人、商人、老人和年轻人都在读漫画书。”刘高说,“不要低估漫画。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谁不喜欢看漫画书?”

金庸的武侠小说吸引了刘高的漫画。一看到摆着“漫画书”的书摊,一个人就不能动弹,简直是如痴如醉。在黑白电视机是奢侈品的那些日子里,漫画书是柳高青少年的“最爱”。自然,他父母给的饭钱和零花钱基本上被柳高的“漫画书”所取代。

漫画书的重印都很精致。

睁不开眼睛

走进春溪路,成为书店的主人

由于没有足够的钱买书,刘高只能在书摊上“揉揉和阅读”。他不能一下子读完这些书。书籍和剑,天山下的七剑,岳云和杨家将……武术图画书和漫画让他爱不释手。然而,他经常被老板的关门或离开书摊打断。他不可能一口气读完这本书。这种强迫性的阅读是“不够的”,刘高很苦恼。

要是我自己有一家书店就好了!

1993年,高中毕业的刘高经常去春溪路。当时,孙中山铜像旁边有一家“龙池书店”。这是当时成都最著名的书店街。有40多家书店,有武术、名著、散文和图画书。这里几乎可以买到各种各样的书。当然,这也是刘高经常去的地方。

毕业后,刘高暂时没有其他谋生的计划,并且沉迷于武侠小说。21岁时,刘高在龙池书店简单地租了一家面积7-8平方米的店铺,开店卖书。他成为40多家书店的成员,并正式成为“图书所有者”。

大千街每月租金400元。刘高有着聪明的头脑,总能找到卖什么样的书。此外,春溪路几十年来一直很繁忙。即使夜市开到112点,客流量仍然很大。刘高的书店生意很好。付完房租后,它每月仍能赚取1000元的净收入。关键是在经营店铺的同时看武术。这难道不是刘高追求的“理想生活”吗?

然而,这样舒适的一天也持续了4年...

“连友”赠送的“漫画屋”牌匾

时间洗礼

他选择坚持下去。

1997年,春溪路改建,龙池树寺拆除并翻建?关门?还是会是另一场战斗?包括刘高在内的40多家书店老板面临选择。

结果,绝大多数书店老板放弃了书店业务,少数搬迁的经营者后来也减少了。目前,柳高已经成为唯一的抵制者。

刘高有相当的学者精神。

1997年龙池书店被拆除时,刘高把书店搬到了科技馆。他撤下了武术、散文和科技等畅销书,出售漫画书,并在四川开设了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漫画书”专业书店。

2005年,科技馆取消了展位租赁,刘高再次将“星芝书屋-漫画书屋”迁至现址:人民中路1段11号。

为什么只卖漫画书?刘高说,一切都是因为他小时候对“漫画书”的迷恋和热爱。事实上,有许多人与“漫画书”分享他的情结。

刘高动情地回忆道:“早餐一个成年人给一毛钱,一顿饭要花八毛钱,剩下的两毛钱必须存起来买漫画书。”漫画书有吸引童年刘高的魔力。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阅读漫画书是大多数儿童童年的最大乐趣。人们聚在一起看手掌大小的漫画书,一张小板凳和一本儿童租借的漫画书。灿烂而丰富的画面,生动的人物,跌宕起伏的复杂,加上简洁而全面的文字,文化而不识字,都能理解。在那个单一娱乐的时代,拥有一本漫画书几乎是每个孩子最大的愿望。

刘高说,到目前为止,他的漫画书店在中国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可能有卖漫画书的书店,但是除了我们的以外没有卖漫画书的书店."

封面记者杨炯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投注 江苏快三投注 天津十一选五